【旅遊】武巴公路 - 血脈噴張的偉大秘徑

Eric Chen
發表於2017/01/07
1,226次點閱
0人收藏
加入收藏

【輕挑戰路線-南投縣】

路線:武界、巴庫拉斯(里程 40 km,總爬升 369 m,旅行時間 8 小時,旅行日期:2014/11/15)

每當寒風凜冽吹起,北部下起綿延的細雨,想飛的心就跟著候鳥南下,嚮往藍天白雲,無拘無束;嚮往青山綠水,悠遊曠野。於是,我們背起了單車,騎進台灣中心的深山縱谷,潦涉過湍急的溪流,感受源自高山的清涼與刺激;迂行在亂石陣中,人車合體跳起了曼波舞。望著峭壁上曾經偉大的山徑,讓想像在艱辛的歷史中神遊,再熱血地踩上踏板,騎進正在偉大的秘徑裡。



山野的呼喚

這是一條地圖上沒有的公路,一條車友口耳相傳的秘徑。因為眾多因緣的匯聚,及大自然天侯的變遷,我們得以在這歷史短暫的瞬間,用登山車閱讀這片深山中難以到達的秘境。武巴公路(或稱58公路)指的是南投縣武界到巴庫拉斯間的濁水溪溪床,在乾季時,可以用登山車一窺這片遺世獨立的壯麗山水。


適合拜訪的時間會因降雨量而變化,比較乾燥的年度,可以從11月中一直延續到隔年的4月初,有長達近半年的時間可以拜訪這個祕境。為了確保安全,在行前一定要確認武界水庫的儲水狀況,避開任何洩洪的可能,行進中,如果溪水超過膝蓋高度,也不宜再貿然前進。


一般多安排由武界出發,到石城谷折返,來回約40公里,含午餐約需8小時。武界派出所旁可停約10輛小汽車,有足夠的空間組車。如果有車接駁,可以一路騎到巴庫拉斯,34公里,大約7小時。露營愛好者可以重裝在石城瀑布享受峽谷星空,或者輕裝到巴庫拉斯體驗曠野民宿。


騎武界吊橋跨越濁水溪到左岸,沿著岸邊的農路往武界水庫大壩的方向騎,行前研究衛星空拍圖,依稀可以看見岸邊有一條工程路徑通到溪床中,現在乾季,如果有維修工程,路應該通的。問了一下在地農民,果然在不遠的河堤邊,找到了切入濁水溪的通道。


曾經偉大的道路

從河階切入河床的瞬間,我望著河床與對岸的峭壁,不禁緊急煞車,立刻提起相機,記錄夥伴躍入武巴的身影,也記錄了峭壁上那條過去偉大的路徑 -「中之線警備道」,旅行中的意外旅程,常常會有驚喜的發現。這次我們未循一般常用的路徑進入武巴起點,反而發現中之線警備道在武界最佳的視角,用一張相片就把兩條偉大的路線融合呈現,真是一開始就中大獎。


武界地處偏僻,很難想像,日據時期的一些重要工程都在這裡交會,不若武界水庫及引水隧道,中之線警備道因為已廢棄近百年,比較不為人知。中之線警備道的前身是「郡大溪古道」,這條南北走向的古道是布農族人踩踏出來的,沿著濁水溪中上游,蜿蜒在中部的高山深谷,聯繫著布農族的卓社群、卡社群的眾多部落。

1928年霧社事件後,日本政府強迫深山原住民遷出,並把郡大溪古道修築為警備道路,由霧社往南,經過曲冰、武界、卓社、丹大、望安、郡大、至觀高。這是一條極具戰略意義的警備道,在霧社可接合歡越嶺道、能高越嶺道至花蓮,再北可接上卑亞南道路至宜蘭。往南可上關門越嶺道、八通關越嶺道、新高山道等,串連了中央山脈南北近十條東西向警備道,讓軍隊與警力可快速移動。

望著峭壁,想著人類的渺小,用心感受史跡無聲的啟示,熱血盈胸,踩上踏板,躍入正在偉大的濁水溪床,巧克力胎揚起歷史的煙塵,呼嘯的涼風瞬間將我們帶回日據晚期的重大工程 - 武界水庫大壩,武巴公路最有意義的起點。


氤氳山水的幕後功臣

大壩位處濁水溪一處類似一線天的峽谷,高約57公尺,寬達86公尺,站在大壩底部,很自然形成強烈的對比。武界壩是為了攔截濁水溪溪水,越域引水到日月潭,取水口設於右岸,利用長達15.1 公里的舊武界引水隧道將溪水送到日月潭。整個工程歷經15年,1934年竣工,該工程曾被評選為台灣十大土木古蹟。日月潭原為兩處緊臨之天然湖泊,1934年9月,武界引水道開始出水,水位上升,日潭及月潭連接起來,成為今日的日月潭。

舊武界引水隧道使用約70年後,台灣電力公司再興建一條新的引水道,新水道兵分兩路取水,第一處取水口在武界壩左岸,利用新武界引水隧道引水至日月潭;第二處取水口在栗栖溪上游河床的栗栖壩,栗栖溪引水隧道在濁水溪左岸匯入新武界引水隧道,利用過河段拱橋跨越濁水溪,再引入日月潭。2006年完工後,舊武界引水隧道卸下大任,僅做為調配使用。

仰望著壩上的六道洩洪道,壩體兩側是近乎垂直的峭壁,峭壁山體內有引水隧道,造就日月潭美景的新舊工程就環繞在我們周圍,內心滿滿的讚嘆與感恩,懷著歡喜與好奇,讓雙輪帶著我們探索武巴。


山不在高 水不在深

0.4k,上方有思源吊橋,長約100公尺,建於1919年,1955年翻新。思源吊橋右側可達舊武界引水道的取水口,因濁水溪含沙量大,為了減少水庫淤積,武界水庫還設有三條排砂道,思源吊橋下方的三座隧道口就是排砂道出口。


0.7k,回到我們切入溪床的地點,也是中之線警備道路最明顯處。過2K新武界橋,武界盆地這段溪床很寬闊,大隊人馬散開騎行。


騎了一陣子,發現後面沒跟上,回頭望,有一群人馬大約聚集在後方300公尺,從圍觀的型態推測,可能單車有狀況,應該不是破風,比較可能是斷鍊,其中有類技師級的車友,所以不擔心。等了約20分鐘,未見排除,電話響起,請求支援手工具。飛車馳援,原來,後方車友帶的工具不實用,我拿出隨身攜帶的手工具,技師很快就打好鍊條。眾人在此學到一個經驗:好的工具只貴幾百元,但實用多了,與單車比起來,這真是九牛一毛,是不可忽視的配備。

 


3.5K,一座奇特山形的獨立山頭,矗立在寬廣平坦的溪床上,宛如潛水艇的艦橋半浮出水面,這座山頭約三樓高,在半逆光的早晨,山頂的兩棵樹與山體兩側的芒草,如黃金般耀眼地對比著周遭一片低調的墨綠。很自然的,大夥兒都朝著它前進,找各種角度要紀錄下它的獨特。真是山不在高、水不在深,每個人都是唯一的,只要傾聽自己內心的鼓聲,就能彩繪出屬於自己的獨特世界。


4k,新武界引水隧道過河段拱橋,也是武巴的第二處迫近峽谷地形,武界盆地的縮口,稱不上險,但高空的拱橋讓這處峽谷更壯闊。拱橋高約55公尺,寬達120公尺,堪稱台灣最危險陡峭的水路橋。灰色的圓弧拱橋支撐著內徑達3.8公尺的引水鋼管,擔負著日月潭的供水重責,也形成了武巴最令人讚嘆的人工地標。


水路橋後進入峽谷地形,溪水稍變深,大家開始玩起水來。乾季時,只要當年的雨水不是太多,武巴前段的溪水幾乎都沒超過單車的五通,可以直接騎越。在後段接近巴庫拉斯處較深,才需扛車涉溪。


武巴的水石之美也是從這裡開始,大家忙著幫愛車找舞台,留下美麗的倩影。


鬼斧神工一線天

6.7k,追上高雄來的大隊車友,一陣寒暄後,他們先啟程,查詢GPS事先規劃的航點, 驚覺一線天就在一旁, 爬上土堆找路,完全沒有路跡。一線天位在支流栗栖溪匯入濁水溪之前經過的峽谷,再對照gps上的等高線地圖與現場地形,研判這土堆是栗栖溪上游沖積到匯流口後堆積而成的,我們剛剛可能興奮的追上高雄車友,錯過匯流處了。繞過土堆,找到栗栖溪匯流處,從溪口進入, 扛著車越過溪床上大大小小的石塊,當夥伴望見一線天峽谷時,都不禁發出長長的驚嘆。


一線天是武巴行程中最險最迫近的峽谷,即使未到現場,光是從圖片上觀看一線天峽谷,你也會讚嘆大自然神奇的力量。 高聳的山壁如一面牆矗立在眼前,上天用水刀劈出一道垂直的峽谷,牆腳下的人與單車是如此的渺小, 仰望天地千百萬年的雕塑, 不禁讓人觀照, 我們的身軀就如螞蟻一樣渺小,人生數十載就如蜉蝣一樣短暫,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啊!


奇峰絕壁 千峰萬仞

出一線天後,眾人如脫韁野馬,在乾溪床與溪水中飛濺狂奔。


10.3k,來到第四處迫近峽谷地形,峽谷中有小支流匯入,形成無名小瀑布。接著有亂石陣,雙輪在大小不一的溪石上跳起了曼波舞,或直躍、或橫切、或閃躲,每個人都使出看家本領穿越障礙。


等大夥兒的視線再度回到周遭時,均被眼前的峭壁所折服,原來水平的岩盤被擠壓抬起,以大約60度角插入地表,平行排列的岩層紋理既美麗又壯觀。


轉個彎後,在幾近垂直的峭壁下方前進,山壁上的岩石歷經地層擠壓、水蝕、與風化,處處鬼斧神工,時空的縮影轉化成各種奇形與紋理,我們緩緩的前進,不時停車駐足,只希望能用眼睛、用相機、用心,記錄下這令人窒息的壯闊大美。


11.8k,抵達武巴三座大型瀑布中的第一座,兩股水流由五公尺高的岩層上直瀉而下,所以被稱為雙流瀑布。


岩層表面因長期的沖刷,露出土黃到墨綠的漸層色,瀑布下方就是溪床,沒有成潭,是三座大型瀑布中最平易近人的一座,車友們紛紛跑到瀑布下留影,玩上癮了,乾脆就直接騎車穿越兩道水瀑,秋冬的台灣,還可這樣玩水,幸福啊!


帶著微笑踩上踏板,迎接我們的是武巴主流上最壯觀的一處峽谷,這第五處迫近峽谷位於12.6k,是一道險要的V字形峽谷,右側的崖壁中段簍空,宛如是一個印地安酋長臉譜,我暱稱此處為酋長峽谷。兩側雖不似栗栖溪一線天的垂直迫近,但酋長峽谷比一線天更巍峨高大,車友們騎在峽谷下方,微小的身影烘托出大地的雄偉。


氣勢磅礴 飛流直下

13.4k開始,巨石橫亙溪床,綿延約300公尺,像是進入神秘幽谷,岩層褶皺、奇石異水,彷彿意境悠遠的水石彩畫。


14.6k 亂石陣布滿整個溪床,有吉普車壽終於此,扛車在亂石陣中跳躍前進,享受武巴少有的扛車路段。


扛累了,還有武巴王者寶座等著您!


前進到15.3k,遠遠地就望見約20公尺高的細長瀑布,瀑布分為三層,細細的銀白絲綢在大片的碧綠襯托下格外顯眼,良久瀑布是武巴三座大型瀑布中的第二座,也是最高的一座。


游老師在大家的鼓舞下,扛車攀上河階,抵達瀑布下方,讓我們能以人身對照瀑布的雄偉。


12:40抵達18k的第三座大型瀑布,石城瀑布,約10公尺高,水量比前兩座多一些,水道分兩側,右側直泄而下,左側分兩段,上段溪水直衝入下段上端的深潭,發出的巨響讓它成為三座瀑布中的大聲公。


有些地方 現在沒去 以後就沒了

留下一名苦力,為大夥兒料理午餐,主力部隊續搶攻石城谷。出發不久,拿下18.5k的第六處迫近峽谷,只有我停下記錄,大隊人馬都直接涉水越過。


不消15分鐘,抵達19.5k的石城谷,在武巴公路還未流傳前,石城谷就已經是響叮噹的小地名,許多地圖上都標示著這個在濁水溪溪床上景點。


石城谷的溪床邊聳立著高低交錯的岩板,露出約兩三公尺,主要由沉積岩及雲母板狀岩所構成,岩石色澤呈琥珀與灰白交雜,紋理巧奪天工,綿延達百公尺。舊記錄中的石城谷曾有三層樓高,且綿延約有兩公里之遠,有著『台灣萬里長城』稱號,我們來晚了,十幾年來的土石堆積,只能從到小一號的現狀推估以前的榮景了。


返回石城瀑布,台式美食羊肉爐已經等著我們,幸福啊!經過半日的熱血騎乘,全身舒暢,坐在溪床上,欣賞著石城瀑布的台式山水,再喝一碗熱呼呼的羊肉湯,真是過癮到極點,飯後再來一杯瀑布泉水煮的咖啡,就像在天堂!


冬天日照時間短,為了趕在天黑前回到武界,回程大家都加快了腳步。回望一路的水石之美,流水在岩層上留下歷史的鑿痕, 也在我們的心裡留下深深的印記。


涉溪後攀上河階陡坡,樹深團長忽然煞車,從地上撿起一個保特瓶,背包下已掛著午餐時的垃圾,為了不耽誤隊伍,他把保特瓶壓扁,放入前胸護具中,繼續前進。 樹哥是一位童軍團長,是以身實踐童軍諾言的典範!樹哥也是一位好車友,山野中真正的強者,用言行騎出武巴最美的風景。


望見水路橋,終於放下心中的一塊石頭!回到派出所前,與原住民朋友寒暄,相互祝福,可愛的原住民孩子也用最誠摯的手勢與我們道別。


地圖、路線、軌跡、航跡及拍照地點

★ 地圖左下角的加減號可放大縮小,在地圖中持續按著滑鼠左鍵再移動滑鼠可以捲動地圖,點擊圖上的相機可以秀出照片的圖示,再點擊照片的圖示可以秀出照片。

GPS航跡檔、軌跡檔(GPX格式)/請按右鍵「另存目標」下載。


坡度分析圖:


※圖文來源:Eric的單車日記(本遊記報導由美利達自行車贊助提供)

發言
還沒有人發言耶!快來當一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