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旅行】一個人的六腳旅行

茶花小屋
發表於2017/04/12
1,992次點閱
0人收藏
加入收藏

濃濃的春雨天剛走,想旅行的心就像雲後微微露臉的陽光,期待騎著單車到鄉村走一走。單車旅行久了,心也會跟著純熟,對於過長的路程、過陡的山路,包含大部份運動成分,那就當是練身體的時間吧!熟了的心,反而喜歡一種遠走他鄉通往陌生的流浪方式,走到一處小村子裡去,發現屬於生活的舒心旅程。

臨時放晴的上班日,親朋好友都忙著工作過生活,決定好騎車旅行,就不再有太多想法,背起身邊的小折,過一天屬於自己的日子。


那是一處想望許久的小村子,但身與心一直被忙碌的因素困住,直到今天才能隨著季節陽光的催促上路。決定往嘉義六腳流浪,喜歡搭火車旅行的感覺,坐在車廂裡等待目的地停駐異鄉的悸動,三個多小時火車時光,看著窗外景色往後飛奔,有些是熟悉的生活影子,但大多數窗景是飽含陌生的新鮮感,彷彿一幕幕招手,媚惑我下次投入那窗未知的旅程。搭車期間,可以安安穩穩擁有自我時光,睡個甜甜的小覺或是用規律的鐵路聲響伴隨,冥想平常遺忘的心緒,這段旅途的移動與飛奔放逐世界,連發呆都美好;嘉義車站大廳人來人往,走出剪票口,順便抬個頭,這時我老是想多看幾眼,高於視線的天窗與花飾,來自於1933年的近代折衷樣式,縱使沒有人導覽、說明,鑲在古典建築上的歷史光影,看起來特別漂亮。

單車組裝好、裝備就定位以後沿著159縣道(北港路)往六腳出發,對於單車來說嘉義市區不怎麼大,往西騎乘四公里大約已脫離城市範圍,錯過市區的嘉義雞肉飯,接近午餐時間卻找不到可以吃飯的地方。旅行途中我最想要的不是被盛名渲染的美食,而是一些貼近生活的簡單味道,騎行一段159公路,遇見路邊小小的麵店,點了最平凡的乾麵和餛飩湯,端上桌來的意麵淋上魯肉、餛飩清湯灑上菜乾,貼近生活的在地小店,最能吃出不經矯飾屬於路過人的平凡低調。除了午餐,本來打算一路馬不停蹄直達六腳境內,不過因為高速公路下水田邊的茼蒿花朵,讓我停下腳步。仲春的蔬菜花朵特別美麗,比起公園裡、花圃間的人工裁培花朵更加自然脫俗,這些蔬菜是鄉間最美的風景,水圳邊、轉彎前,處處是風景。一小方茼蒿連結田綠,這季節的稻田鋪上濃濃的深綠,遠方幾幢屋子畫出千變萬化的意境。乘著單車揚起的春風,路過太保,不知不覺輾進了六腳境內。


真的是走進了鄉間,對於我,放眼望去都是舒心的風景,不斷呼喚雙腳停下踏板。其實我沒有刻意安排前往聲名大噪的黃花風鈴木,只是遠遠望見路底開了幾朵黃花,不經意就沿著朴子溪堤防道路騎行了。那年,黃花風鈴木因為乾旱開得無比濃豔燦爛,形成不見天日的花廊,網路傳播後人潮擠爆原本冷清的堤防邊,但僅此一次,若是因為天候異常才能擁有震憾人心的美景,寧可回到如今平淡的鄉間小路。沒有黃花濃妝豔抹也就沒有人車吵雜,三月風鈴木下騎車舒心清閒,陽光從葉間散落下來,地上印著樹梢擺動的影子,偶爾綻放的黃色花朵,像為我這獨自路過的單車旅人而亮麗。掠過風鈴木下,空氣中漫著輕香,樹廊變得比較密集,樹綠也比較細緻,啊!是苦楝,淡淡的三月天剛好是苦楝開花時節,前方樹形伸手搭肩一致往路中心靠攏,築成美麗的綠色隧道,我細心的在樹下穿越,輕揚起每一吋有香味的風,真的好舒服、好清心!一個人四處奔走,帶著一台小相機,沒有任何後援、也沒有一點支持與贊助,只有自己心裡所愛的初衷跟隨流浪。十幾年來如一日,走得辛苦,卻腳步自在。很多時候想表達騎車與環境融合的情境,除非大費周張或是捨去不可能的鏡頭,大多時候腳架也幫不上忙。偶爾不小心路過知名景點,遇見攝影同好手持高階單眼相機,請他們幫忙拍攝一些自己騎車的過程與情境,大都樂意為之。其實這些攝影朋友,也希望有個騎單車掠過美景的畫面,二個期望相遇了,自然能成為有共同目標的好朋友。路過六腳苦楝樹廊,遇見幾位攝影大哥與大姐,在淡淡的花香中,我的影子,成了我們心中最想要的春日美景。謝謝你們讓我這沒有後援及贊助的單車流浪漢,盡情在我們的畫中奔馳!


雖然單車旅行處處是風景、時時能停留,但是在有限的時間裡也只能跟著感覺停靠。黃金風鈴木和苦楝隧道在六腳的溪北地區,經過附近的小聚落,不一會兒看見故宮南院和蒜頭糖廠。1906年建廠,曾經是台灣第三大糖廠,我和單車穿越大門,彷彿也踩進百年前的某個製廠歲月,老有年紀的蒜頭車站,還是用它一身老邁與斑駁的外衣佇立在南台灣的豔陽下。五分車現在改成觀光用途,車站沒什麼大整修,一切都像以前的樣子,保留著糖廠簡單又古老的溫厚美好。偌大的廠區適合單車漫步,拜訪老建築、尋找舊時光,以前的繁華來不及參與,現在卻可以用心遇見珍貴的歷史。好喜歡不期而遇的老房子,慢慢的走到它的身邊,伸手撫摸滿是被時間刻劃的皺紋,脫落的漆面、木材的紋理,瑣瑣碎碎的陳舊污漬裡有著簡單的沉默。

朴子溪自行車道從糖廠出發,循著往日蒜頭線小火車鐵軌而行。春天的風景孕育著冬天後的喜悅,路過六家佃長壽橋,穿越六腳的田鄉中心,先是過季的乾褐玉米,接著是綠油油的花生田,我想著,當年小火車在蔗田吐煙慢行的畫面,腳下單車的速度慢了起來,老日子的懷想還沒淡化,又再次滿身苦楝輕香,花生田路段的苦楝樹把自行車道搭成綠廊,此時此刻,身邊只剩下風的聲音。苦楝樹隧道好長好長,越過了六腳邊境,直到東石的海邊,面向大海了。


文、攝影 / 茶花小屋 2017.03.29


六腳鄉自行車小旅行

  • 路線:嘉義火車站→159縣道→太保→朴子溪堤防→蒜頭糖廠→朴子溪自行車道→六腳小鎮→嘉義火車站
  • 里程:51公里
  • 旅行時間:6小時
  • 路線難度:★☆☆☆☆ 休閒
  • 旅行分類:■漫遊 / ■深度 / □運動


搭火車去旅行,再背著一台單車,浪跡天涯放逐自我。二種不同的移動方式,寫下一種難忘的旅程。


嘉義車站1933年的近代折衷樣式,鑲在古典建築上的歷史光影,看起來特別漂亮;每每從老建築裡出發,總是不經意抬頭多看幾眼。


騎車走在往六腳的路上,一碗乾麵一碗餛飩湯,填飽旅程的饑餓;美味的食物來自於平凡生活,太多渲染、太多欲加之詞,反而讓簡單的味道過於複雜,簡簡單單平常的麵店就夠了。


仲春的蔬菜花朵特別美麗,比起公園裡、花圃間的人工裁培花朵更加自然脫俗,本來打算一路馬不停蹄直達六腳境內,不過因為高速公路下水田邊的茼蒿花朵,讓我停下腳步。


牛將軍廟,裡面有廣大的庭院和傳奇的故事。


這季節的稻田鋪上濃濃的深綠,遠方幾幢屋子畫出千變萬化的意境,乘著單車揚起的春風,路過太保,不知不覺輾進了六腳境內。


每一幕田綠都有不一樣的風景。水田並不單調,欣賞千變萬化的鄉村,必需有一顆細緻的心;很少人會騎單車探訪如此單調的風景,鋪上春天綠毯的自然色彩,對於拎著感動的單車旅人來說,是美到不行的畫面。


真的是走進了鄉間,對於我,放眼望去都是舒心的風景,不斷呼喚雙腳停下踏板。其實我沒有刻意安排前往聲名大噪的黃花風鈴木,只是遠遠望見路底開了幾朵黃花,不經意就沿著朴子溪堤防道路騎行了。


偶爾綻放的黃色花朵,像為我這獨自路過的單車旅人而亮麗;鋪了滿地的風鈴木乾葉,落下另一種季節變換的美感。


那年,黃花風鈴木因為乾旱開得無比濃豔燦爛,形成不見天日的花廊,網路傳播後人潮擠爆原本冷清的堤防邊,但僅此一次。若是因為天候異常才能擁有震憾人心的美景,寧可回到如今平淡的鄉間小路。


黃花風鈴木位在六腳溪北地區,村子裡的阿伯說:「前年公所修剪了樹枝後就不太開花了。」掠過風鈴木下,空氣中漫著輕香,樹廊變得比較密集,樹綠也比較細緻,啊!是苦楝。淡淡的三月天剛好是苦楝開花時節,前方樹形伸手搭肩一致往路中心靠攏,築成美麗的綠色隧道。


細心穿越樹下,輕揚起每一寸有香味的風,真的好舒服、好清心!


一個人四處奔走,帶著一台小相機,沒有任何後援、也沒有一點支持與贊助,只有自己心裡所愛的初衷跟隨流浪。


苦楝遠看不怎麼起眼,近看卻有著美麗的紫色花朵。


遇見攝影同好手持高階單眼相機,請他們幫忙拍攝一些自己騎車的過程與情境。這些攝影朋友,也希望有個騎單車掠過美景的畫面,二個期望相遇了,自然能成為有共同目標的好朋友。


1906年建廠,曾經是台灣第三大糖廠,我和單車穿越大門,彷彿也踩進百年前的某個製廠歲月。老有年紀的蒜頭車站,還是用它一身老邁與斑駁的外衣佇立在南台灣的豔陽下。


好喜歡不期而遇的老房子,慢慢走到它身邊,伸手撫摸滿是時間刻劃的皺紋,脫落的漆面、木材的紋理,瑣瑣碎碎的陳舊污漬裡有著簡單的沉默。


小小的花朵,每天會是第一個聽見小火車再次啟航。


糖廠裡的朴子溪自行車道起點,艷紫荊滿樹燦爛。


百年蒜頭糖廠裡藏著老有年紀的歷史建築。


沿著朴子溪自行車道遇見民國46年興建的介壽堂,當年于右任大筆寫下巴落克建築的名字。


六家佃的長壽橋上眺望嘉南平原;六腳鄉的名字,因為六家佃而來。


橋下的玉米田開始乾黃,台灣南部除了水田的另一項主要農作物。


鳳梨田綠中帶著深紅,一直是南台灣少不了的景觀。


有時可偏離自行車道探險,走進小聚落,發現更有意思的在地歷史。長壽橋下來右轉,到榕樹王庒和義渡埤的老故事裡探險。


行進在玉米田間的自行車道,難得一見。


路過六家佃長壽橋,穿越六腳的田鄉中心,先是過季的乾褐玉米,接著是綠油油的花生田。


小涼亭可稍做休息,凝望田園之美。


朴子溪自行車道從糖廠出發,循著往日蒜頭線小火車鐵軌而行。當年小火車在蔗田吐煙慢行的畫面,讓我腳下單車的速度慢了起來;那一年的懷想還沒淡化,又再次滿身苦楝輕香。


比起堤防邊的苦楝,自行車道更長更靠近,而且單車限定,所以,綿長的苦楝隧道,並沒有太多人為干擾。苦楝樹隧道好長好長,越過了六腳邊境,直到東石海邊。


※圖文來源:茶花小屋的分享心世界-與你一起發現美好生活


發言
還沒有人發言耶!快來當一樓!